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壤塘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8:32:0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壤塘白癜风医院,广东白癜风传染吗,福建能治白癜风的西医,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间医院比较好,潍坊能不能治好白癜风,四川怎么治愈白癜风,河南白癜风的症状

  英国大选结果出炉,

  将如果影响英国在脱欧谈判中立场,

  英欧关系又将走向如何?

  节目嘉宾:

  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法学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曾在中国驻外使领馆工作。长期从事欧洲问题,美欧关系及中国外交研究。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中国欧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经社理事会理事等职。

  赵晨——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欧洲国际关系室主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方向为欧洲国际关系、欧盟政治、欧洲一体化和全球治理。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美国匹兹堡大学、德国曼海姆大学访问学者。在《世界经济与政治》、《欧洲研究》、《国际政治研究》、《亚欧季刊》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二十余篇,并经常为《人民日报》等国内外媒体撰写与欧洲相关的时评文章。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这里是《首席评论》。

  今天我们来聚焦英国,可以说女首相特蕾莎·梅的处境太尴尬了,她曾经强势地推行硬脱欧,她决定提前大选,希望能够趁热打铁,获得更多的支持以及谈判的筹码,可是剧情却突然出现了大的反转,她差点被工党赶下台,这个时候她意欲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联合组阁,可是这样的组织脆弱、不稳定,究竟英国和欧盟何时开始脱欧谈判,时间不详,但是何时截止谈判,时间明确,这个时候英国和欧盟该怎么办呢?

  大选结果出炉英国将迎来“悬浮议会”

  英国在跌宕的“脱欧”进程中提前举行大选,6月9日最新出炉的大选结果显示,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不仅没能扩大战果,赢得更多席位,还失去了单独组阁权,被迫组建联合政府,保守党将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联合组阁。英国将再次将出现“悬浮议会”,即无绝对多数议会,有分析认为,这使得保守党在制定脱欧政策过程中将遭遇更多讨价还价,英国脱欧进程将增添更多变数。而按照原定计划,不到一周后的6月19日,英国“脱欧”谈判将正式开始。

  英国大选谁是赢家?

  主持人:这个结果有点太出乎意料了,时间回到4月份那时候,她正值盛世,人们支持率很高,希望趁热打铁,获得更多的支持和筹码,为什么这次大选结果能够出现这么大的反转?

  崔洪建:如果我们回头来看可以找这几个方面原因,第一个可以说过于仓促了,我们知道之前她迅速否认过英国提前大选这种可能性,突然做出一个决定,实际上我觉得一开始导致了她声望的下降,会给人一种印象说她出尔反尔。

  另一方面,我想特蕾莎·梅太急于想要在脱欧的道路上扫清障碍,她急于通过这次大选而在议会完全洗牌,急于拉大脱欧领先的优势,我们看到事与愿违,可以说她比较严重地误判了形势。

  再一个我们知道正因为她是仓促提前大选,所以实际上英国民众很关心的国内的福利、社会保障包括教育体制改革方面设计不足,被反对党工党抓住了把柄,导致她在国内的影响力受到影响。

  还有一个原因我们可以知道,非常严重的恐袭,实际上这个恐袭的背景进一步影响了她的支持率,所以最后时刻这成为了很多选民关心的一个首要问题,以至于最后决定有一个投票的走向。

  大选如何影响“脱欧”路线?

  主持人:其实这个时候是多种因素促成了这个结果,这个时候她一直推行硬脱欧不行,现在这种软脱欧的思潮又开始回潮了,这个硬脱欧和软脱欧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赵晨:硬脱欧呢就是特蕾莎·梅提出来,如果说和欧盟不能够达成一定的协议,那么英国即使在达不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也一定要脱欧,就是所谓的硬脱欧。所谓的软脱欧就是跟欧盟一定要进行一定的谈判,这个谈判不管是最后达成一个保留英国的共同市场地位,还是说谈成一个自由贸易协定,无论如何要跟欧盟达成一个协议的基础上,然后再推动,这个是软脱欧。

  脱欧谈判增加变数?

  主持人 :这个里面涉及到的问题有很多,比如说欧元区和英镑的关系,移民问题,银行系统,航空区域如何划分,还有留在欧盟的英国人怎么办,这一系列的问题目前看似都没有答案。

  赵晨:是的,因为英国毕竟加入欧盟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所以在几十年的进展之中,欧盟和英国实际上已经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在一时半会想要在两年时间之内来分割清楚财产,分割清楚权力和义务是非常难的,所以特蕾莎·梅给自己塑造一个强大而稳定的政府角色,就是希望有一个强势的地位介入到与欧盟的谈判中,她觉得她有一个很强悍的立场进来,就会逼着欧盟在一些问题上做出让步。

  主持人 :这种情况下面她的局面怎么样?她的支持率已经如此低,她这个时候要想联合DUP,即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十个席位跟她组成一个关键时期能够提供确定性并带领他们继续前进的,如何看待这样一个组织,能够带领英国继续稳定继续向前前进吗?

  崔洪建:我觉得这次的选举结果极大地打击了特蕾莎·梅提出的硬脱欧的方案。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首先特蕾莎·梅首先必须在党内重新形成共识,工党内部也在进行重新的讨论,重新就脱欧达成共识,换句话说要进一步软化脱欧立场。那如果说她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达成一个联合组阁,我们知道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在脱欧这件事上软脱欧,它更关注的是一旦脱欧以后,怎么样处理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关系,所以它的脱欧底线是继续保持之前和爱尔兰的自由流动,包括人员,包括贸易,包括投资等等。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疑问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如果成为了保守党的合作伙伴,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保守党的脱欧立场。但是接下来这种组合方式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包括可能从一些角度来看,他可能更愿意选择说不组成联盟政府,但是在特定议题上,在议会上给予保守党支持。

  “脱欧”前景难预测或导致再次大选?

  主持人 :先把自己的盘子固定住,我们看到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用到一个词形容现在特雷莎·梅是带领一个同样是铁娘子的副手效应及十个面合心不合,在脱欧问题上想法极多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成员,所以这种情况,这个悬浮议会使得整个硬脱欧往前推进的可能性还有多大?是不是有极大的削弱的影响?

  赵晨:我同意崔老师的观点,现在硬脱欧越来越下降,特雷莎·梅有一定的表态,意思是说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必须要听从保守党的,因为保守党占据绝对多数。但是特雷莎·梅她自己的内阁成员,也就是保守党内部也是有不同意见的,再加上这次的我们或者叫做惨败,或者叫做险胜,惨败是她丢了将近20个议席,险胜是她拥有优先组合权,就是她很有可能继续组建一个联合政府,不管这两种怎么样判断,但是特雷莎·梅在保守党内部,以及在英国民众心目中的信任度是大大下降。

  所以她看起来有撒切尔夫人强悍的气势,却没有撒切尔夫人有利的或者笼络人心的手段。

  主持人 :崔老师怎么判断,因为这个时候有声音已经提出了有可能,会不会在保守党政局稳定之后再次出现大选,再次提前大选,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崔洪建:这种可能性原则上是存在的,我们知道针对悬浮议会一般来讲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少数派政党寻求政党联盟,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联合政府,比如说我们知道实际上卡梅伦时期的第一任政府就是这么组成的,当时也是出现了悬浮议会的情况,在2011年大选的时候,那个时候保守党和自民党组成了联合政府,而且也比较顺利地度过了五年的任期。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组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少数派政府,由于双方可能在政党组阁的过程中间,双方的立场、主张差距太远,而在这个时候联合政府撑不了多久就会被迫提前大选,就像1974年,当时英国政府就是因为这种情况出现的结果。

  所以这次从理论上说,如果特雷莎·梅这次不能很好地完成组成联合政府的任务,她就会面对越来越大的来自大家的压力,首先首相位置难保。第二个如果保守党组建不了联合政府,她必须把组阁权交给工党,愿意和工党组阁的政党有很多,但是我们知道随着组阁的党派数量越多,各方达成的利益妥协的困难越大,因为双方可能在某些领域上趋于一致,但是在其他方面有更多的分歧。所以这样一来的话如果是一个工党组成的话,同样面临一个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工党很难支撑下去,而这个时候必须得面对提前大选的问题。

  我想从目前情况来看,如果英国组阁权仍然在保守党手里的话,保守党非常不愿意做这个打算,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大选暴露出英国选民的支持率正在进行某种反转,换句话说正在趋于下降,而工党的支持率趋于上升。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保守党贸然宣布提前大选的话我想毫无疑问这次真的会把议会的多数席位拱手让给工党。

  主持人:好,这种情况之下,她又要坚持脱欧,但是看到欧盟这边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虽然欧盟也有自己很多面临的问题,无论是恐袭等等,这个时候从欧盟来讲,要等到英国准备好一个完整谈判的对手方,欧盟这个时候的心态是什么?

  赵晨:欧盟已经在催促英国方面尽快展开谈判,因为英国已经递交了脱欧的申请书,那就从递交日两年之内完成这个谈判,由于刚才提到脱欧的手续千条万绪,非常繁杂,所以欧盟的官员或者成员国政府的领导人已经厌烦了英国不停的国内选举,这种政治变化,一年搞一次公投或者一年搞一次选举,总之在变化,不能给我们一个固定的脱欧方案,我们怎么谈,而时间又很紧,欧盟刚刚发布了白皮书,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欧盟的谈判立场,所以万事俱备,现在就等着英国赶紧确定下来,新的政府,确定新的谈判班子,就可以开始这个谈判。

  主持人:万事俱备,只欠英国来谈了,英国是在今年3月份正式启动脱欧进程,按理说应该是在2019年3月份的时候完成这样一个脱欧谈判,这个时候比如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等等,进行了一轮的讨论之后,欧盟已经确定了谈判的队伍,就等着英国来谈了,而且这个时候欧盟已经表态了,甭管是硬脱还是软脱,我不在乎,所以这个时候欧盟是不是已经胜券在握了?

  崔洪建:可以说这次英国选举的结果首先毫无疑问首先沉重打击了特雷莎·梅政府硬脱欧的立场,而且削弱了她的谈判地位,我们知道此消彼涨,毫无疑问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欧盟这样一个谈判权。

  但是现在对欧盟来说心态比较复杂,一方面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之前坚持强硬脱欧路线的特雷莎·梅是个打击,这对于欧盟内部,尤其那些不愿意看到英国和欧盟闹崩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好事情。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说如果特雷莎·梅和保守党有所削弱,这边我们看可能英国会出现一个弱势的情况,所以对于欧盟来说可能最好的结果就是一个强势的英国政府带着一个软脱欧的方案来跟我谈,但是现在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一个弱势的政府带着一个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脱欧班子跟我谈,这是一个最糟糕的结果,为什么?因为不确定性,所以对欧盟来说可能一方面需要向英国施加保证,保护它的谈判立场,但是同时可以掌握火候,如果它掌握不好火候的话,有可能会把英国逼到什么情况,一个弱势的政府带着一个强硬的脱欧班子谈,那这样的话我觉得会把欧盟一块拖进不确定性,不要说2019年3月份完成脱欧谈判,可能在今年开启我觉得都是很大问题。

  主持人:所以截止日期明确,开始日期不明确,也就是说英国这个时候可以申请拖延谈判的时间,但是越拖延留给它的时间越少,这种情况之下,欧盟希望你现在还是我欧盟成员的时候要完成欧盟成员的使命,这个过程当中您认为这个形势会怎么发展?

  赵晨:我觉得欧盟首先会坚持分手费问题,所谓的分手费是600亿到1000亿欧元,这个数目还没有公布,这个数目因为英国在欧盟是七年财政框架计划里面,它允诺应该在未来的未脱欧的,还没有真正离开,所谓的离婚手续正式完成它就走了,在这段时间里面它应该交的离婚的费用,既然离婚的费用要拖延,拖延期间也应该算是婚姻存续期间,所以它应该继续交这钱,所以分手费是欧盟首先必须要求英国交的,这一段特雷莎·梅也有一定的表态,这个分手费还是承诺要交的。

  其次就是要给英国一个什么样的地位,英国想比较理想的结果是保住了共同市场这个盘子,但同时又拒绝接受来自于欧盟其他国家的移民,因为在英国脱欧的公投之中,这是所谓的脱欧派最坚持的,但是欧盟坚持如果你要共同市场地位必须要接受自由移民。如果说英国人不愿意接受,共同市场就不会给它,这样的话在共同市场里面就有一些优惠条件英国就不能享受。

  英国经济面临哪些挑战?

  主持人:所以摆在欧盟和英国面前的要启动谈判,以及谈判条款的内容还依旧非常繁复复杂,在这样的拖延时期对于英国国内的经济有何影响,我们稍候回来。

  欢迎回来,首席评论继续讨论。攘外必先安内,看到国内的情况,工资已经连续十年滞胀,英国国内的经济在这样时期,英镑、经济等等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崔洪建:我们看到实际上当初英国脱欧这个决定做出以后,包括市场普遍看低英国的经济增长,但是由于有一些危机还没有完全释放,所以我们看到实际上从去年上半年来看,无论是英国的经济还是就业情况并没有出现大家想象那么大的下滑。那也是因为大家觉得有很多不确定性,包括还没有脱欧谈判。今年3月份,自从英国开始谈判以后,包括到现在,尤其这次大选对英国经济有更加负面的影响,因为大家会看到一个相对弱势的英国政府要面对脱欧谈判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之前英国积累了一些矛盾,我觉得会逐渐的暴露出来,比如说我们知道英国由于比较早地进入工业化,所以很早就面临一个产业工业化的问题,而产品工业化在目前的经济结构里面表现它的经济结构相对单一化,英国说实话在国际市场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金融服务业,当然也有很好的科技水平,问题是它缺乏市场。如果为了脱欧独立,丢掉了欧洲大市场以后必须转而寻求新的市场,在寻求新的市场过程中需要时间,而在这个时间里面英国能不能承受由于不确定性带来的市场剧烈波动,包括英国的剧烈波动,而且我们也知道实际上现在对欧盟来说手里有一张很有利的牌就是所谓的英镑问题,所谓的伦敦金融城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问题,如果欧盟随意要价,如果你英国需要继续获得在我这儿做生意许可的话,那就在其他地方上让步,如果英国坚持己见不愿意让步的话,它引以为傲的金融服务业因此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尤其在短期内。而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带来的连锁反应会进一步打击到英国的经济。

  所以我想作为欧盟也好,当然包括中国在内,都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非常糟糕的连锁反应的情况发生,所以我们现在实际上也希望无论是英国方面,还是欧盟方面,能够本着一个友好分手的初衷,能够做出一个大家双赢的谈判结果。

  赵晨:在卡梅伦领导的政府,实际上是最快使得英国从欧债危机中恢复出来,它的增长率是各欧盟大国中最快的,现在脱欧公决出来以后,英国经济已经显示出负面效果了,基本上处于停滞的状态,而且这种负面效果会越来越显现,刚才崔老师讲的货币的问题,伦敦可能不能经营欧元业务,这对于伦敦来说是个打击。

  第二个问题就是人才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欧盟来的很多人才都是高素质人才,尤其在科研院校的,大量的都是欧洲来的,欧盟来的,如果说英国真正脱欧以后,这些高级人才就需要回到自己国家去,这对于它的可持续发展是很大的影响。

  第三点,特雷莎·梅她不懂经济,在不懂经济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在这次大选中已经显现出很多负面的效应,因为她没有打好经济牌,导致了保守党政府丢了这么多席位,她未来领导英国脱欧,虽然她很强悍强势,但是强势不代表懂行,一个有力量的政治家不代表她是一个专家,这对于英国来说也给英国脱欧的经济前景蒙上一层不确定性。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武威白癜风医院